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可口的儿媳
可口的儿媳

可口的儿媳

老李独自一人吃着早饭,却食而无味,看着儿媳房间紧闭的房门,心里惴惴不安。

  是昨天的云雨让儿媳感冒不舒服了?不会啊。这天气很难感冒的。

  是儿媳在性爱后过于疲累,多睡了一会儿?但是,那次结婚纪念日,她和儿子喝酒醉成那样,第二天不还是生龙活虎的。也不会。

  是不知道怎样面对他这个公公?昨晚,不是儿媳主动暗示他的吗?难道是他老李会错意了?其实是儿媳太懦弱,默默承受了公公的兽行?可别是这样。感觉不是。儿媳虽然温顺可人,却也不是任人摆布的人。

  那会不会儿媳虽然是想要的,但是,真的和自己的公公在一起了,反而不知道怎么办?昨天是儿子不在家,儿媳因此心生怨恨,才给了他这个公公的可乘之机。这一晚上睡醒后,清醒了,有点不知如何自处了?嗯——!有可能!

  那有没有可能,儿媳经过昨夜的蜕变,把自己当成了她的另一个拥有自己身体的男人。此时,正在等待自己主动的态度。她自己走出来,反而有些被动。
  有点乱!老李脑子有点乱。饭是吃不下去了,放下筷子。「呼」的一声长出了口气,心想,无论怎样,去看看,不就知道了。

  心下决定,起身,朝儿媳房间走去。

  到了儿媳房门前,老李却有了尿意,很强的尿意。紧张!他的心,从他离开饭桌开始,就砰砰的跳个不停。在这门口,更慌了!

  进?还是不进?这是个问题。老李的手悬在空中,身子却侧向厕所的方向。该去哪里?

  在空中的手握了握拳,老李索性推开了房门。

  迎面的床尾朝着门的一角,那个Hello Kitty 的小内裤就放在那里,能看到
些许的内侧布条。乳白的内侧,上面有着一条微黄、硬邦邦的水迹。

  那是?那不是自己的精液吗?

  天哪!没有被他的老婆看到吧?老李的脑袋飞快的回忆着。还好,早上云梅一直在忙活着自己要带的东西。再者,她走得那么早,怎么会来打扰儿媳。再说,那时候天还没亮,就是进来也是看不清的。还好还好!

  但是,这内裤怎么放在这呢?是有心?还是无意?

  无意是最好的。

  有心?那儿媳是要暗示点什么?她已经知道他老李昨天做了什么?这还用暗示吗?不用!

  那是要他老李把内裤洗了?谁弄脏的,谁负责吗?那倒是没什么,他老李反倒是乐意之至。但是,会吗?儿媳那么腼腆,昨晚一直在装睡。转天的早上,就向自己变相的撒娇了?

  老李思索着,不知不觉来到床边。不知何时儿媳的内裤,被他攥在手里,缓缓的抬起手,将内裤抽到鼻尖闻了闻。儿媳少女般的体香和着他老李精斑的臭味,让老李为之一振,心中的野兽渐渐苏醒。

  儿子这样彻夜不归不是一次两次了,所以,儿媳知道儿子下午或者晚上才会回来。

  婆婆云梅的旅游是儿媳帮忙报名的,所以,儿媳知道今天婆婆不在家。
  所以,……

  所以,儿媳知道,今天上午,这个家里,只有他老李和她自己两个人。
  所以,儿媳把内裤放在这,不会是在暗示他?暗示他什么?儿媳都把内裤脱了,能暗示什么?

  「我内裤都脱了,你还等什么?」,不会是这样吧。

  想到这些,老李的呼吸就是陡地一紧,急促了起来。

  来到儿媳的床前,俯身听着儿媳的呼吸声。很均匀,却不是沉睡中的那种深沉的呼吸。老李伸手,推了推儿媳的肩膀,「小倩?小倩?」。

  没有反应。就连呼吸都没有变化。老李这就明白了。儿媳是醒着的,在装睡,应该是在等他。看来这大早晨的,他老李又可以好好的享受一回了。

  可是——可是,昨晚,他自己几下就射了,好丢人的!这次要是还这样,这还是艳遇了吗?是丢人好吗?就是儿媳不会笑话他,他也没脸面对儿媳啊!
  这——还做吗?再缓缓?可是,机会难得啊!不是每天都是儿子、老婆都不在家,儿媳也有心让他上的呀!真是抓了只刺猬,抓在手了扎手,放了还可惜啊!
  对了!带个避孕套应该能延缓不少。虽然他和云梅现在不带套了,都是快射的时候,体外射精。但是,年轻的时候,都是用套子的。有时候,一做就是半个小时,搞得云梅里面都干了,只喊疼,他却一点射的意思都没有,倒是腰累的生疼。

  只是,他好久都不用套子了,没有啊!

  啊!他们小夫妻俩,应该有吧。差不多,应该在床头柜的抽屉里,用的时候好拿呀。老李蹲下身子,拉开最底下的抽屉。果然有。

  还有一些别的东西。那个带着线的大豆豆,不会是跳蛋吧;那个长长的粉红的,不会是小自慰棒吧;还有,……

  现在的年轻人,真会玩。这些,他老李只在小视频里见过。那时候,几个哥们一起看,但也只能过干瘾。现在,自己的孩子们都用上了。不服老不行啊!
  再往里面是一排ABC 的卫生巾,这让老李突然眼睛一亮。对了!昨天,儿媳说她的姨妈刚走。那就是说,这几天是安全期。昨天更是绝对的安全无风险,就是把儿媳射穿了也不会怀孕!

  呼!悬了一晚上的心,终于可以落地了。

  老李突然注意到抽屉的角落里有个小瓶子。拿在手里,上面的小字让老李一震:「延时喷雾,十分钟奇效」。好东西!正好他老李用。还省着带套了,搞得想穿着雨衣似的,多没感觉啊!

  脱下裤子,扶着他已经半硬的肉棒,噗噗的喷了起来。他怕没有效果,昨天的早泄再次上演,直喷的肉棒上直滴水。他老李就没想过,喷多了,射不出来,该怎么办吗?

  肉棒上的水,一会儿就干了。他用手撸了撸,麻麻的,就像打了麻药。不错,真的有效。老李放下心来,迫不及待的脱了衣服,爬上儿媳的床。

  老李有些颤抖的掀开儿媳身上的薄被,眼睛瞬间就直了。薄被的下面没有睡裙,有的是儿媳白皙光滑的大腿,还有那毛茸茸、粉嫩嫩的神秘花园。

  老李瞬间了然!这不是等他老李,还是什么?!

  被子被继续掀开,儿媳小倩分向两边分开高耸的雪峰,映入老李的眼睛。老李不禁咽着口水,舔了舔因为激动而干渴的嘴唇,把被子扔到一边。

  老李如饿狼般,欺身爬上儿媳的身子,把儿媳压在身下。让他自己全身都零距离的感受着儿媳晶莹的玉肤。

  老李紧紧地抱着儿媳,一口含住小倩的玉乳,狠狠地样子好像要把儿媳的玉乳咬掉似的。吸吮了半天的乳房之后,伸出舌头舔上小倩的乳沟,上面的汗味,让老李甘之如饴。然后,舔上迷人的锁骨、脖颈。一直舔上儿媳娇嫩红艳的双唇。
  虽然,儿媳睡了一晚上,但是嘴里却没有一丝口臭。相反,满是淡淡的香甜。
  经过上次儿媳的启迪,老李懵懵懂懂的知道到舌吻的好。这不,才吻了几下,就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舌头伸进儿媳的嘴里,寻找儿媳的小舌。

  有些笨拙的挑逗着儿媳的小舌,用他的舌头缠绕着儿媳的舌头。引得装睡的儿媳,不禁轻声呻吟。

  老李一边亲吻着儿媳,并把儿媳的小舌吸进自己嘴里,一边腾出手来,摸上他身下儿媳硕大的乳房,乳头被夹在食指和中指的指缝里,来回捏着。

  一边嘴里畅快的吸着,一边手上尽情的玩弄着。指尖在乳头上上来回挑逗着,很快小红豆就硬了,直直的挺立起来,红红的,好像一枚红提子,很是诱人。
  老李低头吻上乳头,用舌头绕着乳头画着圈,然后嘴唇含着乳头,时而挤压着。最后竟用牙齿轻咬儿媳的乳头。引得儿媳一挺胸,「啊!」的一声,听起来,痛苦中带着兴奋。

  吃够了儿媳的乳房,老李顺着乳沟一路吻下去。白皙细嫩的肌肤,让老李迷醉在儿媳的蜂腰间。他吻遍了儿媳腰间的每一寸肌肤,整个小腹看上去水淋淋的,满是老李猥琐的唾液。

  一直向下吻去,很快就吻上儿媳的阴阜。上面稀疏的阴毛,俏皮的卷曲在那里。老李轻轻的舔着期间的毛发,闻着上面淡淡的芳香,就像猫儿舔舐着爱人一般。

  在阴阜上,老李闻到了沐浴液的味道,却没有丝毫爱液残留变臭的味道。儿媳昨晚有清洗过身体?那么,那条内裤没有被收起来,绝对是……

  老李这是可以绝对肯定,儿媳没有起床是在等自己,等自己的再次临幸!
  想到这,老李开心得脸上的皱纹都要展开了!手上的动作更加没有拘束了!还拘束什么啊!

  老李索性分开儿媳的双腿,低头舔上儿媳小穴上的阴唇。双手向下伸,用力托着儿媳的双臀,将儿媳的下体抬起,以便更舒服的舔舐这可口的甜点。

  托着的手也不老实,在臀瓣上揉捏着。儿媳这双臀的手感居然不亚于她胸前的巨乳,好有弹性,好细嫩,好光滑,好有手感,简直让人爱不释手!

  老李不知道的是,在他揉捏儿媳翘臀的时候,几次不小心,手指触碰到儿媳的小菊花,使得儿媳紧闭双唇险些呻吟出来,脸上羞涩的更红了。想来那是小倩的处女地,从未被开垦过,才会如此的敏感。

  儿媳的下体不自觉的微微抖动起来。原来,老李已经将自己舌头伸进儿媳的小穴口。在小穴口和小阴唇间来回舔舐、逗弄着。

  原本趴在床上半硬的肉棒,此时,已经完全挺立起来,直挺挺的冲着正前方的小穴口。火红的大肉棒,仿佛刚刚被火淬锻过一般,只等小穴分泌出足够的淫液,便可一插到底。

  其实,淫水已经丝丝缕缕不断从小穴口流进老李的嘴里。小穴已经足够湿润,只是老李还没有足够的信心。他还想做更多的前戏。

  老李直起身子,嘴巴不舍的离开小穴。食指轻触小穴,将指尖沾湿,放在小豆豆上,绕着小豆豆画着圈。随后,按在上面慢慢的震动起来。手腕带动手指的震动,越来越快,直到儿媳的双腿不自觉的夹紧老李的身子,他才停手。

  此时,儿媳的小穴已经湿的不行,老李的食指也满是晶莹的粘液。食指向下滑动到小穴口,指尖轻叩穴口。指尖微微用力,「噗」的一下,一节手指便插了进去。

  老李的老婆云梅就很喜欢被老李这样弄,只是一根手指就可以把云梅送上高潮。老李对自己的手指是很有信心。

  老李没有将手指一插到底,而是来回缓慢的抽插着,让儿媳的小穴适应自己的手指。每抽插几下,手指便深入一点,也是为了防止手指外面的部分缺乏淫液的滋润,弄疼小穴。

  虽然,插入的只是手指,但是,手指的触觉更加丰富,更能感受到儿媳阴道内的柔软,还有那层峦叠嶂的一层层肉壁,美妙至极。

  也许是儿子开发的不够,儿媳的阴道又紧又短,老李的指肚很轻松的就触碰到儿媳的子宫口,圆圆的、硬硬的,表面好光滑。

  昨天,他老李的肉棒就是把精液喷洒在儿媳的这里。他的精子经由这里,钻进去,就到了儿媳的子宫,儿媳孕育自己孙子的地方。

  如果,昨天是儿媳的排卵期,他的精子就会在儿媳的子宫里与儿媳的卵子遇见、结合,孕育出新的生命。多么刺激!多么令人兴奋!

  老李,幻想着,却手指没有停。感觉小穴内的淫液越来越多,抽插的越来越顺畅。所以,老李的手指便越来越快的进出着儿媳的阴道。抽插的「噗嗤」声不绝于耳。

  突然,儿媳小倩双腿紧夹,臀部高抬颤抖着,阴道口紧紧地箍着老李的食指。老李知道儿媳的第一次高潮马上就要来了,忍着手上的酸痛,更加拼命地抽插着。可不能在这个时候不给力呀。

  一股水流喷溅而出,打在老李的手心,一股淡淡的尿液的味道。儿媳居然射了!这算是吹潮吧?还是兴奋的小便失禁?

  都好!总之,儿媳在他的手指下高潮了!或者说,儿媳被他这个公公给指奸高潮了!

  看着瘫软在床上,无力喘息着的儿媳,老李心中满满的征服感!

  老李把食指从小穴中抽出来,穴口立刻紧闭。布满阴道的淫液居然没有涌出来,被紧闭的穴口牢牢地锁死在里面。

  儿媳的小穴真是极品啊,这紧度,一般的处女都自愧不如啊!

  老李一边慨叹着,一边蘸着儿媳肉缝上的淫水,涂在自己的肉棒,为一会儿与儿媳的性交做好准备。

  不一会儿,老李听着儿媳的喘息平稳了不少,便扶着他的肉棒,屁股向前一挺。

  也许是延时喷雾的麻醉效果的原因,搞得龟头麻麻的,触感有些不准。可能是被手压的太低了,也可能是用力不正,淫水太多,太滑了。总之,肉棒没有插进小穴,龟头一滑,反倒是顶在儿媳的小菊花上。

  这触感,怪怪的,不错的样子。老李心想,以后找个机会试一试。A 片上不是就有插这里做爱的吗?以前,还以为是扯淡,这排泄的地方能有什么好的,但是现在看来,好像还不错的样子。

  老李故意又顶了两下,感觉龟头真的进里一点,很刺激。紧缩的小菊瓣让老李很是受用。但是,老李担心儿媳因此认为他变态,讨厌他,甚至直接起身走掉,他就得不偿失了。先把眼前的肉逼吃了,再想儿媳的菊花也不迟。

  老李把肉棒向上抬,在肉缝上下划了划,找准小穴的位置,腰上一点点用力,把肉棒慢慢的顶了进去。

  可能是刚才手指的挑弄,也可能是高潮的余韵,儿媳的阴道包裹着肉棒,有规律的一下下蠕动、收缩着,向外排挤着老李的肉棒。越往里,就需要更大的腰力。但是这样包裹着肉棒,让老李非常受用,一脸享受的表情。

  这延时喷雾果然有用,肉棒已经全根没入插到底,龟头顶在子宫口上,却没有一丝要射的感觉。老李不禁慨叹,还是年轻人会玩,懂得享受。

  自己创业拼搏这么多年,赚了不少的钱,却不知道怎么花钱享受,有些白活了!以后他老李要学会好好享受生活。此刻,好好享受身下儿媳的酮体。

  老李小幅度抽插着肉棒,每次都是一插到底,顶到儿媳的子宫口上。

  老李用心的感受着肉棒在儿媳阴道里的摩擦,尤其是龟头上传来层层叠叠嫩肉的挤压。越是慢慢的推动肉棒,这感觉越是明显,一层层拨开儿媳肉壁的感觉真的好爽。

  大约缓慢的抽查了几十下,老李加快了抽插的速度。他感觉儿媳的小穴越来越热,暖暖的好舒服。而阴道内的淫水更是泛滥成灾,老李感觉自己要不是用力往里顶,都会被儿媳的淫水冲出来。

  但是,泛滥的淫水却没有减轻做爱的快感,那是因为儿媳的肉壁更加用力的收缩,紧紧的箍着她公公乱伦的肉棒。可能就是这背德的淫乱的刺激,阴道才会如此的有力吧。

  公公的肉棒在儿媳的小逼里疯狂的撞击着,如打桩机一般。公公的下体每一次撞向儿媳的肉逼,都会拍出「啪」的一声。声音越来越大,在这昏暗、安静的房间里分外清脆、响亮、淫靡。

  突然,老李感觉儿媳的肉逼死死的紧箍着他的肉棒,而且儿媳张大了嘴,拼命喘息着,仿佛离开水的鱼一般。胸前的双乳也随着剧烈的高低起伏着,波涛汹涌。

  老李猛地意识到儿媳又要高潮了!儿媳的身体还真是敏感!但是,不也反衬了他肉棒的持久性。一股自豪感,不由得油然而生,虽然,这持久是喷雾的效果。兴奋之下,竟扬起手,「啪」的一声,拍在儿媳的丰臀上,如策马扬鞭一般,胯下更加快速的驰骋起来。

  儿媳丰臀高抬,上下乱颤着,扭得老李的肉棒有些疼痛。急速耸动的肉棒,感觉被一股炙热的暖流包裹着,似乎要将他的肉棒融化一般,好热!

  随着小倩鼻中一声长哼,她再一次瘫软在床上,比上一次更显虚脱无力。但是脸上满足的幸福却是满满的。小倩全身白皙赤裸的肌肤,此时透着血脉喷张的桃红。

  老李得意的欣赏着儿媳高潮的风韵。只见儿媳红唇微张,紧拧的眉头舒缓开来,满脸的舒爽、愉悦。

  眼前儿媳飞上云端的愉悦,皆是他老李胯下肉棒的杰作。他没有拔出肉棒,而是极其缓慢地继续抽动着,引得儿媳眉头轻动,不知是痛苦还是舒服的。
  老李发现儿媳此时的乳房尤其坚挺,乳头高高的挺起,上面有微湿的汗水。他不禁伸手握住一只乳房,轻轻的、温柔的揉捏着,如对待刚出生的婴儿一般。
  将儿媳两次送上高潮,老李也是很疲累。他双手撑着上身,半趴在儿媳的身上,前胸压在儿媳的美胸上,将两只硕大馒头压成肉饼。

  随着下体的抽动,老李的前胸在儿媳的乳房上来回摩擦着,把儿媳的两个肉球揉来揉去。

  这传教士的体位节省体力,也可以更清晰的听到儿媳的娇喘,感受儿媳的心跳。但是肉棒的插入也变得很浅,不能尽兴,更不能直顶儿媳的子宫口。

  老李想了想,腾出支撑的双手,把整个身子压在儿媳身上。双手下伸,托起儿媳的翘臀。这样一来,小穴口朝上,老李的肉棒次次全根进洞,一插到底,爽的不行。

  这小穴里被肉棒榨出来的淫水实在是太多了,再加上高潮带来的汗水,儿媳的臀瓣竟有些滑腻腻的。老李的右手一滑,食指竟然顶在儿媳的菊花上。

  儿媳的菊花已经泡在淫水里好久了,润滑十分到位,所以,瞬间指尖就插了进去。随即指尖被菊门强有力的箍紧,不能再进入半分。

  好紧!比小穴紧太多了!老李不经慨叹!这要是他的肉棒还不给夹断了?肉棒要是插进去,不知得多爽,搞不好刚进去就得射了!

  老李,动了动食指,竟然抽不出来了!好宝贝!老心想:不是我不拔出来,儿媳你的菊花不舍得我出去啊!索性手指就在里面做着微微的抽插、搅动,挑逗着儿媳的小菊花。

  随着老李手指上的使坏,儿媳的阴道突然猛地紧缩,阴道壁也剧烈的蠕动起来。小穴拼命的把肉棒往里吸,吸吮得老李的肉棒,快感一波紧随一波。

  实在是太爽了!老李感到自己要射了,他也知道今天是儿媳的安全期。那还有什么客气的,当然是用自己的精液扫射儿媳的子宫。用自己的精液灌满女人的子宫,才是对女人的占用啊!

  于是,老李拖着儿媳的丰臀,双手用力让儿媳的臀部迎上自己的撞击。冲刺!肉体撞击的响亮的「啪啪」声不绝于耳。

  下体肉棒的快感越来越盛,双手几乎要捏进儿媳臀瓣的肉里。突然,精门一紧,肉棒如高压水枪般,将白浊的精液喷洒在儿媳的子宫口上。其力度似乎要直穿子宫口,喷进儿媳未有孕育的子宫。

  老李瘫软在儿媳身上,喘着粗气。好久,才从儿媳身上爬起来。这次,真的把他累坏了,此时的脑子都有些晕呼呼的,满是不可思议的舒爽。

  老李心想,真的就像在做梦一样!就让他再放肆一点,一点点。他翻身躺在儿媳身边,给自己和儿媳盖上被子,搂着儿媳洁白的玉体,不一会儿就睡着了

【完】